遥望彼岸的记忆.48.被迫成为鬼愿的状态变化

48

龚师轻与小文打完太极后,不忘跟好友“缪熏然”发了一条短信:“今晚看病人,周末出来玩吧!”

一分钟,对方回复“ok”的手势——缪熏然的本名叫作“罗淼淼”,是一家金融公司的人事主管,虽然也是“战斗剩佛”、却是大部人人眼中的“黄金单身族”;因为她的能力和金钱价值是相等的,所以很多高管男士都对她表示过好感。只不过,这位闺蜜是个死心眼,宁愿花十年光阴,等待一个人;也不愿意随便找人凑合,所以才单了这么多年!

相比这位单身贵族,龚师轻就真得是一朵喇叭花了;不过罗淼淼从来都不嫌弃她,经常帮她建立自信心,而且她现在的这份工作,就是罗淼淼推荐的!所以龚师轻非常珍惜这位好友。

她本来无意去看望卢青,毕竟是没有什么交情的同事,如果这样贸然去探望,可能会让人觉得奇怪;好在有人送她一个明面上的理由,让她有借口去探病!

虽然昏睡之间的记忆有点模糊,但是简单的记忆还是存在的。龚师轻依稀记得:有个黑影攻击卢青,本能觉得“这个黑影很危险”……所以她想借着探病顺便修正梦境的内容!

她盯着手机发呆,听到聊天工具的召唤后,立刻进入工作状态。

直到快下班时,她才停下手头工作,给人事部的余兰打电话——余兰是负责绩效考核的人,所以她们之间偶尔会有些联系,但论交情也就一般般。

龚师轻简单的寒暄两句后,就直奔主题:希望能够跟余兰一起去探望卢青!

因为上面在问卢青的情况,所以余兰被迫去探病;但是办公室里的人听说卢青住得是加护病房,几乎没有人愿意去打扰,所以龚师轻希望一同去,她并应答下来。临挂电话前,还特别跟对方确定见面时间!

于是两个人借着公事的名义,提前下班!

每个人新人进办公室前,都会被前辈们教育:少说话、多做事,所以同一屋檐下的人各怀鬼胎是常有的事情……不过,人总是需要发泄的,所以你总是能够捡到个机会,从别人口中套出重要的事情来!

虽然余兰说了些过时的信息,不过将这些信息串联起来,便能捡出某些有用的东西!

她告诉龚师轻:前一段时间,卢青常常会收到一束黄玫瑰,而且随花还附有卡片;只是每次都被卢青给退了回去……其实,卢青会忽然昏倒,大家都不觉得意外:因为她这几天都会抱怨身体不舒服;只是没有想到,她会突然倒下。

龚师轻听完余兰硬抛过来的信息,快速整合,她不太清楚自己听到了什么,只是觉得可能抓住某些隐含的消息。她揉揉太阳穴,将听到的事情,记入耳朵里——余兰虽然是个话篓子,但是对处理信息还是比较小心的,所以她能说出来的事情,大部分都是已经被证明的事情。

等进了医院,余兰便戛然而止。

余兰双脚踏入医院前,用力深吸一口气,拽着龚师轻的胳膊往里面走!

龚师轻感觉到手腕上的力气,便淡淡得笑了笑。很多人都不喜欢医院,即便只是探望,都会有些紧张感;因为他们觉得医院不干净,而且会有很多的忌会!

余兰在前台询问到卢青的病房号,便拖着龚师轻的手,往前走。不到一刻钟,她们就找到了房间!

两个人在门外面,透过玻璃看里面的环境:一天不见而已……躺在病床上的卢青,看起来有些憔悴,而且形体上也有些削瘦!

余兰见一位护士从隔壁房走出来,便上前询问。

护士看看房间编号:“这位病人进来的时候昏迷不醒,现在在观察中。”

龚师轻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卢青是生了什么病?”

护士稍微想了一下:“你们是她的什么人?”

余兰应了一句:“我们是她的同事!”

护士回答:“如果你们想要知道更详细的事情,还是问医生吧!”

龚师轻和余兰两个人对看一眼。

就在她们两个小声嘀咕时,正好遇到打水回来的卢妈妈。老人家一见到她们两个人,便猜到她们是女儿的同事!余兰抓住龚师轻的胳膊,跟卢妈妈闲聊两句。

快结束时,老人问她们:女儿看病的费用,单位里能不能帮忙承担一部分?

余兰很常规的回复道:回去后,她们会向领导申请的!

很快,她们结束了探病的基本流程。

所有人都觉得卢青病得非常奇怪,余兰从本职角度考虑“康复过来的卢青,是否还能够承担正常的工作”……龚师轻听完在场人的各种看法之后,忽然有个非科学的想法:该不会是有鬼魂作祟!

当她脑子飞过这个想法时,被突然出现的电动车,吓了一跳;她心跳猛然加重一拍,大脑随即记住了这个想法。

龚师轻毫无目的的八卦起来,她问余兰:“也不知道卢青能不能好过来……好像没有什么人来看她,估计那个追求者也没有来吧!”

余兰随口接过话题:“他能来——除非是大白天见鬼了!”

龚师轻的手指轻弹两下:“见鬼?”

余兰猛然抬起头,盯着龚师轻的双眼,呆呆得看了一分钟,嘴巴张张合合,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。龚师轻辛苦地等着对方说话……最后余兰轻轻得吐了一口气:“其实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我听其他人说:那个男的因为酒后驾车,撞到电线杆子,就这样没了!”

龚师轻听完这段简述之后,眉角不由得向上挑起:“死了?”

余兰吐了一口气:“死了……”

### # ###

赫连勍皱着眉头重复余兰的话:“死了——是直接投胎了吗?”

这些并没有入名册的小人物,通常只会在生死册上留名,所以很少会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;而鬼愿也只是跟踪那些常年老赖,因此出现一两个漏网之鱼也是有可能的!

柏蓝轻轻呼一口气,淡然说道:“龚师轻是你家里的人,但是这位无名氏不是……自家人都得偷偷摸摸跟着,怎么可能光明正大得调人查资料呢?!”

多年好友,对方是不是有脾气,只需要凭听觉就能够判断出来。虽然他们两个人可以成为死党且为上下级,但是柏蓝从来都很硬气,只要他觉得是正确的事情,就绝对不会服软。因此,这次的赫连勍在道理上败了阵!

见好友没有出声,柏蓝也知道对方有些为难。虽然这个男人的出发点是照顾“老婆”,然后顺带将“执念鬼”处理掉;但是最终的结果,对平衡中间空间势力有帮助,于公于私都是好事……他思考一下:“你可以让附近的鬼愿去调查一下,先看看回报,在做决定吧!”

赫连勍放在桌面上的手指轻弹一下,瞬间接受对方的建议:“就造你说的方法来办——最好是叫那个‘屈杰士’的人去做调查!”

柏蓝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皱皱眉头:“屈杰士?谁……”

赫连勍盯着电脑屏幕上,轻描淡写道:“龚师轻的推荐人!”

柏蓝稍微思量一下,便知道其中的缘由:赫连勍本想着将龚师轻带到这个世界玩玩,没有想到被屈杰士拦糊,将小丫头变成了入册的鬼愿;这下子,小丫头就不能时常留在赫连勍身边,还会被迫接近危险灵魂——只怕屈杰士会被动成为小丫头的监护人!

赫连勍见柏蓝半天没有响声,便抬起头来:“哦……教导下属,是他的本职工作吧!”

柏蓝随口念叨一句:“你会让她出勤?”

赫连勍嘴角微微抽动:“出勤?住院还差不多……刚刚被自行车蹭到了!”

柏蓝勉强将笑脸转变成咳嗽声:虽然被照顾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但是被这个男人照顾——就没有那么幸运;龚师轻前半生的命运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“中庸”,至于她的后半生的命运应该会用另外一词形容“束缚”!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倒霉的人,每次要转大运,都会被赫连勍阻挡!

柏蓝半带玩笑的说道:“你又将哪个路人的霉运转移到她的身上了!”

赫连勍紧缩眉头:“如果是我……还需要屈杰士调查什么吗?”

柏蓝也有点紧张了:龚师轻现在身份不同,虽然她已经成为鬼愿、却完全不懂得保护自己;如果灵力外泄必定会搅乱其它灵魂的磁场,这样不但会改变某些人类的生活轨迹、也会改变中间空间的灵魂。

赫连勍将柏蓝额头上的细汗看在眼中:“联络鬼愿局的时候,尽量不要提龚师轻的名字!”

柏蓝应答下来——赫连勍就是龚师轻背后势力最强的“执念鬼”!

(待续)完整版请看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nb/33301404

文字原创:季顺潘。(转载,请标明出处,谢谢)

图片来源:网络图片,若有侵权,请通知删图。

打赏 赞(0)
微信
支付宝
微信二维码图片

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

支付宝二维码图片

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